得舍,因果。

还给你,全都还给你

我是后妈吗?我只是想法具体化的搬运工,请叫我雷锋。

文:

 

“记得你说的话,要是……带少爷回去。”

 

郝眉趴在窗户前,一眨不眨的盯着车道,他瘦了,ko通过监视系统看着画面里面的男生,颧骨都瘦的凸出来,明明一个星期前身上还是肉呼呼的,在家里吵得要减肥。

 

物是人非事事休。

 

郝眉每天趴在窗户前什么也不做就看着外面的景色,嘴里念着什么骑士,不吃饭不睡觉,送来的饭菜在他面前堆成山,他总是吃一口就全吐了。

医生过来看,问他,他也配合的回答还会傻笑:“我的胃早就被养坏了。除了ko的饭菜,谁做的都是猪食,我又不是傻,没事干吃饲料干什么。”

然后他就会很热心的和前来照顾他的人聊ko。

“你知道吗?ko他说喜欢我的时候会脸红,他一共和我说了两次喜欢。都在过生日的时候。”

“我在致一是最轻松的,我的活都有ko帮我干。”

“ko平时吃饭,他自己多吃素的,肉都给我。因为我喜欢吃肉,他就全都给我了”

“ko总是一副闷葫芦的模样,其实我知道,他特别喜欢我。”

“你都不知道,我有多喜欢他。”

 

郝家的人都知道,他们少爷有些不正常了。

 

看着人日日憔悴,甚至已经开始靠打点滴过日子……

去找他。

把他带走。

 

站在郝家门口,ko看到那个一直趴在二楼窗口的人,挥挥手,那人看见他,立刻挥挥手。

“骑士,对了对了,果然王子就应该被骑士解救。”

 

Ko看见他灿烂的笑容,也回以灿烂的笑容:“跟我走?”

“跟你走。”

 

黑暗中多束光线照来,ko看清灯光后的人是郝眉的父亲,他还未说些什么,只听见咚的一声闷响,有人从楼上掉下来。

 

额头上破开的痕迹带出嫣红的血,和花圃上开出的蔷薇连成一色。

 

躺在病床上的郝眉张嘴吃着ko喂来的橘子:“这个甜再来一个。”

“少吃点。”

“哦,ko抱我。”

“嗯。”

“亲一下。”

Ko微笑着低下头吻了吻面前的男生,男生瞪着大眼睛,苍白的脸上却神采奕奕,他盈盈的看着男人笑说:“再亲一下。”

“嗯。”

郝眉似是上瘾的说:“这次亲脸,两边都要。”

“嗯。”

“还有鼻子。”

“嗯。”

“眼睛,我闭上啊。”

“嗯。”

“亲耳垂。”

“嗯。”

“还有眉毛,郝眉怎么能不亲眉毛呢。”

Ko细腻的将他身上能看见的地方都吻了一遍。

“你眉哥是不是很聪明?一场苦肉计就让我爸松口了。”

“嗯,以后别这样。”

郝眉拉过ko的衣领在他眉间亲了一口:“我爸是个石头,对付他只能这样。我是他儿子我会不知道?”

“太危险。”

“没关系,我不在意。”

“我在意。”

 

郝眉拍拍ko的肩头又咬上去:“疼吗?”

“没你那个时候疼。”

“嘿嘿,那个事情咱们就不提了。反正你现在回来,我要的都换回来了,眉哥很满意。”

“嗯。”ko吻上那人的温热的唇。

“还给你,全都还给你,一辈子都还给你。”

 

END

评论(67)
热度(260)
© 故人南延 | Powered by LOFTER